成人 av_哪个网站可以看av_影音先锋av看我撸soso_av小次郎收藏家网址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jyxy579.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迷踪奸影 第九章 甦醒

时间:2018-05-15 此后的两天里,张洪果然没有再对欧阳惠进行恶虐,还允许她在视线範围内随意走动,但只要有招唤她就要听从,对于他任何形式的玩弄都不得稍有抗拒。
  对这些屈辱的条件,欧阳惠用几乎是吐血一样的神情悉数答应了,当然也由不得她不答应,唯一的请求就是让她照顾昏迷不醒的文樱。不要再淩虐她,有需要一切由欧阳惠自己来身代。
  张洪同意了,在木屋里用草铺了个地铺让两个女孩子睡在一起,男孩们则继续关在了臭哄哄的地洞里。
  生性狡诈的他当然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表面上他对欧阳惠几乎不加任何拘禁,虽然有根套在欧阳惠脖子上让她深感污辱的绳索,毕竟像徵意义还是居多。
  暗地里他却在偷偷观察少女的举动是否有可疑的地方,有时还故意製造机会来进行试探。
  纯洁的少女哪会懂得那么多心机,逃跑的念头她不是没起过,只要一想到还有三个同伴在张洪手里,一想到茫茫林海无处求生她就心灰意冷了。
  她的想法很单纯,只求恶魔哪天开恩放过他们,让她平平安安地回家,除此之外也没有更多的奢求,甚至因为张洪连日来没有再虐待她而沖淡了不少仇恨。
  忍受,顺从成了她生活的全部。
  做饭洗衣还好办,在家她就很勤快,倍受煎熬的是满足张洪无尽的兽慾,过去她连正常的性知识都少得可怜,生理课上看着书本上男性的生殖器官的简图都会脸红,做梦都会想不到还会有这么多眼热心跳变态的花样。
  心理畸形的张洪相当热衷于把这个纯洁少女调教成淫女的工作,他教会欧阳惠很多性交的技巧,强迫欧阳惠学会了自慰,他真正在少女的肉体上发洩的次数并不多。
  那样就是再强的身体也受不了,大多数的时间他都是用手或脚去玩弄少女的隐秘部位,要么就是叫少女横跨在他脸的上方,劈开大腿翻弄粉红的阴户自慰,一直到高潮来临淫水从洞口氾滥出来滴入他的口中为止。
  欧阳惠羞愤欲死,张洪却为多了个听话的玩物暗暗得意。
  还有一件事张洪也瞒着欧阳惠,虽然答应了她不去骚扰文樱,但一道如此美味的玉体大餐当前他又怎么轻言放弃?他只同意给文樱穿上亵衣亵裤,雪白修长的手臂和大腿尽露人前。
  欧阳惠不在跟前时,张洪就把魔掌伸到少女的内衣里肆意轻薄,文樱丰富挺拔的乳峰和成熟饱满的阴阜相较幼嫩的欧阳惠来别具诱惑。
  有两次张洪忍不住扒下了她的小内裤耸身要上,都是欧阳惠及时赶来跪下恳求,又千方百计引诱他将兴趣和精液转移到自己身上方才悻悻作罢。
  不过他用春药在欧阳惠那里得到了甜头,自然也不会放过文樱,可怜昏睡的少女还要忍受淫药无边的煎熬,望着她药性发作时饥渴的面容和扭曲的身体,欧阳惠除了暗自垂泪外就只能偷偷地用手抚慰,希望减缓她的痛苦。
  这种日子何时是个尽头啊?
  文樱醒来的时候,户外男人的淫笑声和欧阳惠苦痛的呻吟声不绝入耳,现实比恶梦更可怕百倍。
  她一动也不动,眼睛空洞地瞪着破败的屋顶,许久许久。身下粗糙的乾草的刺痛,下身一阵紧过一阵难捺的搔痒彷彿都与她无关似的。
  直到欧阳惠拖着疲倦的身子进来兴奋得抱住她痛哭的时候,她还是保持着这个姿式,终于,她环住欧阳惠轻轻地说:「对不起,姐害了你。」
  「不,姐,是我不好,我没用。」欧阳惠哽咽着,激动过后,她开始为这个倔强的姐姐担心。
  文樱的视线还在天花板上,一滴泪也没有流出来。
  男人冷冷地看着抱成一团的两姐妹,他也在猜不透文樱下一步会做什么。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文樱主动走到张洪面前,解下了身上仅有的衣物,跪下来,低着头说:「我,……服从。」听得出她在极力控制声音的颤抖。
  眼见这个高傲的美女主动屈服,张洪内心一阵狂喜,表面上却是冷酷地说:「我凭什么要相信你?」
  「我的表现……会让您满意……」
  「如果不满意呢?」
  「我愿意接受任何惩罚……」
  「姐姐……」欧阳惠叫道,泪水又一次涌了出来,她认为心高气傲的文樱肯忍受如此屈辱是为她作出的牺牲。她心绞痛,但无能为力。
  「现在我就不满意。」
  「……」
  「你现在的身份是什么?奴隶!母狗!有什么资格跟我你你我我的?要叫主人,称自己为奴婢懂吗?」
  「……懂了。」文樱的牙关把下唇咬得快出血了。
  「嗯?」
  「……懂了,……主,人。」最后两个字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挣扎了出来。
  明明室内还很亮堂,文樱只觉得眼前一片黑暗。
  张洪这才大笑,「好,好,这才听话,把身子转过去,屁股翘起来,让老子欣赏欣赏。」
  听着男人的淫词秽语,文樱强忍噁心,慢慢地背过身,弯下腰来,两手握住自己的足踝,叉开腿,腿部绷得笔直,因为她个子高,腿修长,所以少女胯间一切羞处几乎就近在并不高大的张洪的眼前。
  「很有经验嘛,是不是常做这事呀。」就在这时候张洪还忘不了嘲弄一番。
  文樱的俏脸涨得发紫。
  张洪忽然又想起什么,邪笑着沖欧阳惠勾勾手指,「你也过来,和你姐姐一样,并排站好。」
  原来,单个地看他还不过瘾,想要把这两块美肉放在一起比较一下各自的妙处。
  欧阳惠一听也是满面通红,又不敢违抗,只得期期艾艾地走过来,还是羞愧地摆出了和文樱同样的姿式,她反正下身赤裸,宽大的上衣在弯腰时就滑落到了颈处,跟没穿衣没什么两样。
  两具美臀往眼前一摆,顿时室内春光无限,美不胜收。
  张洪的视线主要还是停留在文樱身上,这么多日来,他还是第一次近距离地欣赏这个美少女的耻处。
  只见圆润雪白富有光泽的两瓣美臀之间,紫红的肛蕊像一朵精巧的羞涩的菊花悄悄盛开,由于紧张,此时菊肛收缩成小小的一簇微微颤抖,和欧阳惠一样乾净,清透,分外惹人怜爱。
  张洪的视线又移下一点,聚焦在少女那桃花盛开的地方。她的阴毛比欧阳惠略多一点,也黑一点,乌亮亮地环抱粉红的两片大阴唇,饱满却不淫蕩,就像蚌壳把神秘的溪谷掩盖得严严实实,只留下一条曲幽小径供人遐思。
  张洪感觉心跳加速,胯下巨物也在迅速勃起,他深吸一口气,左手掌往那迷人小丘上摸了上去,妙曼的肉体浑身一颤,又完全放弃了抵抗。
  男人得意地笑了笑,继续用手指分开桃红色的花瓣,看到里面湿润的黏膜,意外的是洞口四周的黏膜上竟沾满了蜜汁,米粒般的阴核也已硬起,发出亮丽光泽。
  难道她是受虐狂?
  再想一想恍然大悟,看来还是淫药的催发,小姑娘的肉体顶不住强烈刺激,开始做诚实的反应了。他伸出中指试着刺探花芯,那里果然已是火热润滑。
  他把另一只手抚在欧阳惠的美臀上,一左一右两具美肉尽在掌握之中,就像牧人带着他驯服的两头绵羊。